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网站地图

华仔散文网 > 三国之从枪挑邹氏开始 > 第五十七章 赵云之勇
    次日,天色刚一放亮。

    只听城外鼓声大作,数千兵马围了上来,曹营几员偏将打马上前,破口大骂着。

    没多久,

    张绣扶剑领着赵云阔步赶来。

    文聘看了眼赵云,旋即抱拳道:“主公,正如军师所言,曹军围而不攻,破口大骂,这么下去,三军士气必然低迷。”

    “主公,云请战。”

    赵云面容刚毅,昨夜张绣那句话,应该是让他今日展露锋芒,斩将立功。而他自然不能有负张绣信任。

    张绣没有拒绝,沉声道:“子龙当心,吾领军亲自为你掠阵。”

    文聘一愣,看了眼赵云,急声道:“主公,不可啊!贼将众多,不可力敌啊!”

    “无妨!”

    张绣抬手,神情决然。

    此战,他要将赵云拉起来,不然一点点积攒功勋得多久。

    文聘轻叹一声,急道:“速去请黄将军过来。”

    说着,城下。

    此时城门缓缓打开。

    赵云身着白袍,手提龙胆亮银枪,胯下夜照玉狮子,颇为英气。

    “主公快看,贼将还有敢迎战者!”

    曹操罗盖下,曹仁颇为诧异,按理说黄忠负伤,张绣应该闭门不出才是。

    曹操冷笑一声,并未答话。

    晏明见来将是籍籍无名之辈,其狰狞的脸颊露出兴奋,提枪疾驰,暴喝道:“嘚,贼将受死。”

    “哼!”

    赵云冷哼一声,他驻马静待。

    他这一举动,也是让众人挑眉,毕竟沙场厮杀,马速可是很重要的,而赵云竟然纹丝不动,着实令人费解。

    “哼,此人好胆。”曹仁冷哼一声,晏明乃他部将,因面颊有块青灰色胎记,故而面貌不扬,为人嘲讽。

    可此人却勇武异常,算是一名骁将!

    晏明同样感受到了后者的蔑视,顿时怒火滔天,临近,其举枪暴刺,速度极快。

    然此时,赵云动了。

    银枪一闪而过,速度极快,晏明后脊骨发寒,可是还不等他多想。

    噗呲!

    枪间染血,亮银枪贯穿晏明咽喉,留下一个血窟窿,汩汩往外冒着血。

    晏明眼眸放大,瞳孔渐渐溃散,他至死都没看清,赵云是如何做到的,这速度太快了。

    噗通!

    “死,死了?”

    曹营乃至张绣军上下,皆是目光呆滞,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城头上,鼓手激动,奋力擂鼓。

    “好快的枪!”曹仁剑眉微皱,他虽然没看清,可仅是一瞬间就能将晏明刺与马下,足矣提现出此人枪法非同寻常。

    曹操却是来了心趣,歪着身子打量起赵云,嘴里更是赞赏道:“不错不错,此人武艺不俗啊!”

    说着,阵前。

    张疑,魏珀,李稗,王羌等四将策马而出,一个个面容多了凝重,可四人打一个想来应该不难。

    赵云略微提起了兴致。

    一夹胯下战马,夜照玉嘶鸣一声,撒开蹄子前冲出去。

    临近,

    赵云手中长枪洞穿出去,后者想要回防,可那枪花一抖,直接将他咽喉划开,他瞳孔瞪大,拼命说话却只能发出抽噎声。

    而临一侧,敌将趁着赵云挑杀之际,手中大刀横扫,力道不俗。

    赵云后躺,长枪竖在眼前,待那大刀划过,其长枪后鞭,直接抽在了那人身上,一口鲜血喷出,摔出数丈抽搐几下便没了动静。

    另外两将相对慢了些。

    二人眼中闪过一丝惧意,王羌嚎叫一声,举刀杀来。

    然临近之际,赵云只手握着马缰,翻至一侧,手中长枪鞭出,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只听一阵痛苦的嘶鸣响起,战马双蹄折断,狠狠地摔倒地上。王羌头先着地,直接扭断了颈部一命呜呼。

    最后一人惊恐,其已然没有战意,拨马狼狈逃窜。

    赵云冷哼一声,手中亮银枪高举,旋即奋力送出。长枪划过天际,只听噗呲一声,那丈许长的银枪直接将后者钉死在沙地上。

    只见赵云面不改色,轻勒战马缓慢上前,抽过那染血的银枪,虽无言,可却振奋人心。

    全场皆静,

    四将共战赵云,却一个照面就被掩杀,这也太……

    不光光是曹军,就连张绣军也都有些恍惚,他们自己都不清楚啥时候来了个这么猛的将军。

    一侧,徐庶嘴角抽抽。

    也难怪主公要破格提拔此人,这武艺着实厉害,估计此战过后,赵云任统领将再无人反对。

    罗盖下,曹操来了精神。

    徐晃等将清楚,曹操这是不乐意了,毕竟被一个无名小卒连斩四员大将,任谁都开心不起来。

    “贼将休狂,徐晃来也。”

    徐晃高喝一声,提斧杀了出去。而乐进、夏侯惇、曹纯几人也都待不下去,纷纷提刀来战。

    赵云剑眉凝重,手中长枪抬起,竟纵马迎了上去。

    张绣心中一紧,想要上前助阵,可却按耐下来,他也想看看赵云实力如何,更何况这是赵云折服那帮西凉健儿的好时候。

    临近,夏侯惇独眼带着凶狠,手中大刀势如破竹,舞的虎虎生风。

    然此时,赵云手中长枪舞动,朵朵枪花浮现,直逼夏侯惇面门。

    “这…这不可能!”

    望着那七朵枪花,夏侯惇肝胆欲裂,天下岂有人能舞出七朵枪花?

    不过那枪花却又近乎实质。

    夏侯惇怪叫一声,手中大刀抽防,可自己大刀在那银枪面前慢了很多,虽叮叮当当传出几声铁石相交的声音。

    可夏侯惇却能感受到疼痛。

    他拼尽全力接下了五枪,其余一枪刺伤了他右肩,最后一枪则直奔他面门而来。

    就在长枪要洞穿夏侯惇头颅之际,徐晃挥斧荡开银枪,只见那银枪险而又险的擦着夏侯惇脸颊而过,仅是留下一条血痕。

    “这…不是百鸟朝凤枪法,莫不成真是七探盘蛇?”张绣目光骇然。

    他虽没有身临其境,可刚才那枪花最少六朵,极有可能是七朵,这得多么恐怖,自己武艺不熟,枪花不过五朵,已是极限。

    “这厮枪法诡异,合力拿下他!”

    夏侯惇顾不上肩膀上的伤口,用着粗犷的声音高喊着。

    一时间,众人围战赵云。

    四人不好发挥出全部优势,往往在赵云控制下,只有两人能与之交锋。在加上其自身枪法卓越,四人战的不分上下。

    罗盖下,曹操目光发寒。

    “曹仁,此将何人,竟有如此武艺,张绣匹夫,何德何能配得上此二人相助,真是气煞我也!”曹操声音带着怒火道。

    曹仁心惊,阔步上前,对着战在一块的赵云喊道:“来将何人,可敢通报姓名?”

    赵云一枪荡开四人,眼中战意十足,提缰人马而立,手中银枪遥指,白袍在春风下猎猎作响,暴喝道:“吾乃常山赵子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