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网站地图

华仔散文网 > 世界重叠 > 第五章 跪下
    西霜郡,青远边境口岸。

    此时驻扎在该口岸的守疆连队已经全队进入了战备状态。

    该连队的胡海平连长看着口岸外突然发生的变化有些不知所措。

    一座城墙在胡海平眨眼间就出现在了口岸之外,原本从口岸通向邻国‘交指’的沥青高速公路突然不见了。

    口岸内的高速公路还在,但往外延伸的部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直接切割掉一样…干净利落的尽数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就是那一堵突然出现的古代城墙还有城门,在城门上还写着‘镇岳关’三个大字。

    怎么回事?

    胡海平在这里驻扎了近一年的时间,国境线以外的景色他早就熟记于心中,结果一眨眼的功夫眼前国境线外郁郁葱葱的树林就变成了一面近十五米高的城墙?

    不止城墙在国境线外还多出了一群身着古代制式铜叶甲的…士兵?

    这一巨大的异变让守疆连队的战士们迅速到位,先是撤离掉了在口岸内工作的工作人员,然后在口岸边架起了阵地与远处那些身着铜叶甲的士兵们对峙了起来。

    “是何人敢在我大夏疆域施展此术法?”

    大夏镇守此地的将军从一众铜甲军中走出,随后高声的质问着在口岸后摆好阵地的守疆连队。

    那位将军的质问胡海平也听得一清二楚,要不是那将军还有那群铜甲军站着的位置是在口岸国境线之外,胡海平早把他们给逮捕了。

    可将军的喊话也能被视为挑衅行为。

    “这里是驻守青远口岸的第192连队!你已靠近我国边境请报名身份!”

    我国边境?这里可是大夏!

    可这位将军很恰好的是国师伊正的支持者兼挚友,所以他知道伊正的计划和想法…因此这位将军看见眼前的异变迅速联想到,也许他们是国师描述中的救国之军?

    “吾乃大夏镇岳大将军项延!敢问诸位可是国师伊正请来的……”

    这位将军报出了自己的名号,还没来得及问清楚身后出现的连队是敌是友,一位传令兵飞快的跑到了他的身侧半跪而下。

    “报!将军!法洛的使队已到关门之外!”

    这一消息让这位将军项延的表情变得极为阴沉,他还没下命令镇岳关的沉门就已打开。

    在城门外一整支人数近百人的法洛轻骑兵轻而易举的缓步踏入了…这个在历史上有千年来未被攻破的镇岳关。

    法洛共和国的军队将镇岳关攻破了两次,一次是靠铁甲舰与龙,第二次靠的大夏朝廷的懦弱!

    “是谁开的城门!”将军项延看着那些异族的军队压着怒火问。

    “是…是徐大人命人开的城门。”那位传令兵有些为难的说。

    该死的阉人!

    将军项延的眼神蕴含着凌然的杀意,他看着远处那位满脸谄媚尽图讨好西方列强的宦官。

    那宦官名叫徐忠贤…是皇上派来监视西霜郡交割事宜的,怕的就是镇关大将军项延抗旨。

    法洛共和国的代表统帅艾伯特的身高近两米,身着轻甲坐在了战马上像是一个巨人一样扫视了一眼镇岳关中的景色。

    最后他将目光落在了身旁的宦官身上。

    “地灵呢?”艾伯特开口了,他的中文异常标准。

    “大人!在这。”那位宦官连忙将一个小女孩推到了法洛的轻骑兵们面前。

    这正是西霜郡的地灵,地灵用着不安和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另一侧的项延将军。

    地灵少女看向项延将军的眼神似乎在问‘我为什么会被交给这些异族?’

    项延将军无法回答,他根本回答不上来,他的手紧紧的握在了腰间的剑上,整个人的身子紧绷了起来,可面对法洛共和国的铁甲舰和龙,他的力量太微弱了。

    镇岳关的将士们和项延将军一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异族的士兵将枷锁扣在那位地灵少女的脖子上!

    扣在地灵西霜脖子上的枷锁锁链被统帅艾伯特握在手中,艾伯特直接用手一扯弱小无力的地灵少女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项延将军似乎有些无法忍受,握着腰间的剑瞬间向前了一步…和异族的统帅瞬间对视在了一起。

    另一侧华国在守疆连队的阵地上。

    发生了什么?

    连长胡海平连长看着远处突然冒出了一堆穿着轻甲的外国人有些懵。

    他还在想这种情况怎么处理时一位通讯员急匆匆的跑到了他的身旁。

    “连长!上面的指示下来了!”

    “什么指示?”

    胡海平一边观察着远处的变化,一边听着通讯员重复着上面的指示。

    指示里的内容有很多,一部份是说明现在的情况,另一部份该怎么应对。

    通讯员现在说明的是眼前所发生的异变是怎么回事,说明非常的简洁扼要…胡海平大概了解了目前的状况。

    眼前这些突然冒出来的铜甲军算半个友军,可以把他们当成过去的古人来看待。

    过去的古人?什么朝代的古人?

    胡海平听着通讯员的汇报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奇怪的想法。

    可很快眼前的景象给了胡海平答案…一个让他的怒火开始在胸口积蓄的答案。

    将军项延那充满敌意和杀意的注视引起了法洛统帅艾伯特的注意。

    艾伯特一只手牵着连由地灵枷锁的锁链,另一只手轻敲了一下缰绳,让战马迈开了步伐走到了将军项延的身前。

    而艾伯特坐在了战马上居高临下的与这位大夏的将军对视而上,随后他用命令的口吻对这位大夏人说…

    “跪下!”

    将军项延听见这两个字额头青筋暴起,他紧咬着牙用着恐怖的眼神盯着这个异族。

    他可是堂堂大夏镇关大将!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将士的面给敌人异族下跪!

    可艾伯特没给他拒绝的权利,这位法洛的统帅拔出了手中的剑瞬间指向了项延身侧的传令兵的脖颈。

    “跪下…大夏人,如果你不服从,你每站一刻,你手下的士兵就多死一个!”

    项延听得嘴唇微微颤抖,旁边被剑指着脖颈的传令兵身体也因为害怕颤抖不止。

    “将…将军…”

    传令兵的话还没说完,冰冷的剑刃就直接贯穿了他的脖颈,这位传令兵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一…”

    同样冰冷的还有从这位异族统帅嘴中报出的数字。

    “二!”

    异族统帅手中的剑刃积蓄起了危险的光芒,瞬间一剑斩出在地面画出了一道沟壑直接将远处的一位大夏将士的手臂斩断。

    “三…”

    “停手!”

    当这一声三喊出来的刹那,将军项延终于高喊出声…他死死的咬着牙,力量大到近乎要将牙齿咬碎的地步。

    最终从这位大夏镇疆大将军的喉咙中…艰难的蹦出了他这辈子最屈辱的两个字。

    “我跪!”

    项延在一众将士的注视下,膝盖缓缓弯曲而下,面对西方诸国的入侵,如今的大夏无人能帮他无人能助他。

    屈辱,这是整个大夏的屈辱,整个民族的屈辱!

    可如今的大夏只能忍气吞声的尽数吞下。

    这一幕被连长胡海平看在眼中,他胸口中积蓄的愤怒已经无法压抑…一句近乎所有华国人回到这个时代都会忍不住喊出的话,憋在了他的喉咙中!

    胡海平直接对着远处的大夏将军项延喊了出来,带着嘶吼和近乎咆哮的声音高喊出声。

    “草你妈!不准跪!”

    这一声如同响雷一样在膝盖已经弯曲的项延耳边炸响,但在一瞬间又给项延已经弯曲的脊梁注入了力量。

    站起来!不准跪!

    这一声突然也引起了法洛统领艾伯特的注意,他抬头目光与远处的胡海平注视在了一起。

    “指示里有准许开火的内容吗?”

    胡海平高声的问着通讯员。

    “最后有!内容是对西方诸国进犯的入侵者,给予驱逐,敌人敢违抗者,允许击毙!”

    “好!等好久了!”

    胡海平将手中的步枪瞬间上膛,子弹被送入枪膛的声音清脆悦耳。

    他们真的等太久太久了…

    这一刻胡海平举起了手中的步枪,瞄准了坐在战马上的异族人直接扣动了扳机。

    子弹从枪膛中射出,迸发出的火花裹挟着破坏性的力量在眨眼间袭上了那位法洛共和国的统帅艾伯特!

    这一刹那艾伯特只感觉死神划过了自己的身侧,虽没有取走自己的性命却直接斩下了他的耳朵。

    用斩下并不合适,艾伯特的左耳在子弹命中瞬间爆裂变成了肉沫…钻心的疼痛与强烈的震撼感一起涌入了他的脑中。

    “火枪?竟敢用这种玩具…”

    恼羞成怒的艾伯特用视线锁定了远处开枪的胡海平,看不见的力量开始在他手中的剑刃聚集。

    项延将军感觉到了危险大声的对着远处连队的驻地高喊…

    “别让他挥剑!”

    “躲开!”

    连长胡海平对项延将军的喊声近乎是同一时间响起,项延感觉到了危险立刻后退了数步远离了艾伯特。

    在这一刹那艾伯特又听见了枪响声,死神再次向他挥舞起了镰刀,只不过这次瞄准的是他的脖颈!

    艾伯特用剑刃在自己的身前划出了一道半透明的屏障,五点八毫米的子弹命中在屏障的刹那炸裂了开来。

    挡住了?

    连长胡海平虽对眼前这一幕愣了片刻,可并没有停止用手中步枪对准艾伯特进行快速点射。

    连队中的其他战士也迅速反应过来,将枪口瞄准了坐在战马上的艾伯特然后扣动了扳机。

    在强大的火力压制之下,挡在艾伯特身前的透明墙壁逐渐出现了大量的龟裂。

    为什么火枪这种玩具的威力会大到这种地步!

    这种密集的火力明明是从他们手上的火枪射出来的,而不是那种移动缓慢的重机枪…

    要是有龙在的话,就算这些火枪再强!

    在半透明墙壁碎裂前艾伯特脑海中闪过了无数个念头。

    可这时候想什么都已经晚了!当半透明的屏障碎裂的瞬间,数枚子弹直接贯穿了艾伯特的盔甲还有他胯下的战马。

    五点八毫米的子弹径直的撕碎了他的身体,在他身上撕扯出了数个巨大空洞瞬间夺走了他的性命。

    这位曾经斩杀数位大夏将领的法洛统帅倒在了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这一声响也瞬间将周围法洛共和国士兵趾高气昂的傲气所击碎,他们惊惶不安的看着远处的阵地。

    连长胡海平也适时的高喊出“放下武器投降不杀!”一类的话。

    这些法洛共和国士兵虽没听懂在喊什么,可他们好像已经弄明白了状况,于是纷纷的将手上的武器扔下然后高举起了自己的双手。

    赢了?

    项延将军看着倒在战马之下的尸体,他真的无法想象火枪这种被西方诸国,甚至大夏都视为‘玩具’的武器竟然…能进化到这种地步。

    可是靠火枪这种武器真的能和龙抗衡吗?

    项延将军的心里虽然有诸多疑问,可项延将军再与连长胡海平还有连队其他的战士对视上时…他就知道这支军队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可能向西方诸国屈服的战士。

    那怕他们像现在法洛共和国的士兵们一样被敌人用枪指着,恐怕也会战斗到最后一刻!

    这到底是一支经历过怎么样战斗的军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