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网站地图

华仔散文网 > 世界重叠 > 第八章 该做的事
    小乞丐的名字叫玲花,是一位土生土长的大夏人。

    因为一些原因她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和一群人流落到了这个异国他乡。

    在这个陌生的国家生活了快有三年的时间,那怕玲花在来的时候再年幼,也学会了在这个异国生存的一些守则。

    可眼前这位同族很显然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跑到了这个危险的异国来!

    看他之前走在街上春风得意,一脸‘老子的名字今后要响彻整个法洛西’的表情,玲花就知道这傻孩子是活不长久的。

    最后发生的事也是如玲花所料…

    涂行川的名字还没来得及被法洛共和国的任何一人所知,他就被剥皮帮的人盯上痛揍了一顿!

    要不是玲花一时心软,明天法洛街头小巷里又会多出一具没皮的尸体。

    “起来,你要颓废到什么时候?”

    玲花把涂行川拖到了一处废弃的仓库当中,这里是她们平时的藏身处。

    仓库就连着这座城市的下水道,这导致仓库里时不时能闻到一些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味道。

    可在这个对黄种人来说危机四伏的城市里,玲花能有个睡觉的地方已经很幸福了。

    可反观涂行川这家伙…他现在像一只在沙滩上被晒了一整天的鱼一样。

    整个人蜷缩在了仓库的角落没有任何反应,同时脸色也非常的苍白。

    涂行川会突然颓废成这样,身体被暴揍之后太过虚弱是一方面的原因。

    另一方面的原因玲花觉得应该是‘梦想破灭’或者‘美好的幻想破灭’的原因。

    玲花在这三年已经见过了太多来到异国他乡的同族。

    他们为了远离大夏的饥荒,还有压迫选择逃离了自己的故乡。

    在不知道是谁的蛊惑下来到了这个遥远的西方,这个他们幻想中人间仙境。

    结果到了地方,残酷的现实给了他们一记重拳。

    这些人要么被拐卖成了奴隶,要么被剥皮帮类似性质的帮派抓住,经历过残忍的折磨之后痛苦的死去。

    涂行川现在也和那些抱着不切实际的人一样深受打击。

    玲花想要踢他一脚,让他不要瘫倒在自己床上的时候,涂行川背包里突然发出了声响。

    这一声响吓得玲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迅速后跳了一步,紧接着又是一柄细小的匕首从她的袖笼中滑落到了她的手上。

    “手机?是谁?”

    涂行川这只咸鱼听见背包里的响声,强忍着额头与腹部的疼痛坐了起来,从背包中将那台卫星电话给拿出。

    他还没来得及看来电者是谁,就习惯性的按下了拨号键。

    随后还没等涂行川把卫星电话放到自己耳边,从电话中就传来了一声焦急的询问声。

    “行川?行川你还好吗?!”

    涂行川听着这熟悉不已的声音,一时间还隐隐作痛的鼻子就开始发酸。

    往日那个在他看来无比烦人的父亲,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他最后的依靠,那怕他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作为一个男人,涂行川还是憋住了眼泪还算平静的回答说…

    “爸,我没事…”

    “没事就好!行川信号不好我直接长话短说,你现在所处的是另一个世界的巴黎,这个世界的西方各国律法是不保护黄种人的!”

    “嗯。”涂行川已经亲身经历过这个世界的残酷了,所以就默默的听着。

    “所以行川你要找个地方躲起来,想办法坚持一段时间,不会太久…因为不止你,咱们所有人都在,就是国家也一起到了!救援部队已经在路上了。”

    所有人都在?

    涂行川听见这句话懵了一会,然后意识到了卫星电话能够接通意思是…国家的卫星网络还能用?

    很快以涂行川的推理能力,他想到了另一件让他非常在意的事。

    “那爸…其他在巴黎的同胞是不是也跟着一起来了?”涂行川试探性的问。

    “这!行川别做傻事!”电话另一侧的涂秋山迅速明白了自己的儿子想做什么。

    “为人民服务能算傻事吗?”

    涂行川在这时候开了个玩笑。

    涂秋山还想呵斥自己的儿子不要冲动冒险,卫星电话完成了它的使命,信号在这一瞬间直接断开。

    而涂行川静静的听着卫星电话中传来的‘嘟嘟’声,他原本虚弱的表情逐渐被一种下定什么决心表情所取代。

    “原来你还有你还有亲人惦记着你。”玲花在一旁看着有些羡慕的说“还会远程通讯的术法,你是那种想来西方诸国见见世面的大少爷类型吧?这样说你父亲会来接你回去咯?”

    涂行川的这身干净的打扮,还有这憨憨的性格怎么看都不像是难民。

    所以玲花觉得自己在这位憨憨大少爷身上应该有得赚。

    “算是…”

    涂行川没太听清楚玲花在说什么,他在这时候已经站了起来,环顾了一眼这处废弃仓库的布局。

    很快涂行川在一堆废弃的货架上,找到了一堆廉价的纸张。

    “你想做什么?”

    玲花一脸防备的瞅着涂行川,仓库里放的那些废纸是玲花的被单,往年这座城市入冬的时候,她就靠裹这些纸过冬了。

    现在有人想拿自己过冬的玩意儿,这要是换成熊,松鼠,蛇一类的生物可能就要和涂行川拼命了。

    玲花的体型像松鼠,可战斗力还是能和熊打的,危险程度不亚于蛇。

    “我必须要把我知道的事告诉其他人才行…”

    涂行川拿了一叠货架上的废纸,虽比现代的纸张质量差很多,可还是能在上面写东西。

    “其他人?你父亲真会这么好心帮不相干的人回去么?”

    玲花微微有些意动,但常年生活在危险环境下的警惕,还是让她放弃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幻想。

    而且以玲花记忆中大夏的处境,与其回去她还不如留在这座危机四伏的城市生活,起码她在这里知道遇见了危险该怎么跑。

    “父亲?不是我爸,是国家在组织救援。”

    “国家?大夏可不会管我们这些人的死活!”玲花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讥讽。

    “什么大夏?”这回轮到涂行川懵了,他侧头看着身旁这位体格娇小的女孩说“我的祖国不是什么大夏…”

    玲花说话的方式完全不像是古人,至少和大夏朝廷里那些臣民说话的方式完全不一样,口语化上完全就是一个现代人。

    这也让涂行川的第一反应这姑娘应该也是自己的同胞。

    结果玲花听见涂行川提到了‘自己的国家’,那略带恨意与不屑的语气愣是把涂行川给整懵了。

    “不是大夏?那你是哪个国家的人…”玲花也疑惑的歪着头看着涂行川问。

    这个世界有一些小国的国民也是黑发黑眸的黄种人,可像涂行川能把他们的语言说得这么流利怎么看都是大夏人才对。

    “我是中国人。”

    涂行川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团徽,这枚团徽很碰巧的在他午睡时的衣服口袋里。

    仔细想想涂行川加入共青团已经是高中时候的事了。

    他父亲是一位很传统的人,就是视国外的那些花花草草如洪水猛兽一样的东西,生怕国外的生活环境把涂行川给教坏了。

    所以在涂行川在出国留学前,母亲送了他一面家传的镜子,父亲则是塞了他一大堆共青团相关的东西。

    后面涂行川觉得没啥用就是了,因为他这跳脱不靠谱的性格不需要出国。

    在国内早就已经定型了,来到法国只是让他憨憨的性格更加加剧了一些罢了。

    可那怕涂行川的性格再怎么不靠谱,他也知道在这种在异国危险的处境下有自己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那就是把在巴黎的同胞全都团结起来!然后等待祖国的救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