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

华仔散文网网站地图

华仔散文网 > 我的女团爆红了 > 第435章 双生(下)
    一声尖叫从楼下传了出来,正站在窗台上打电话的周弋阳手机差点被他摔了下去。

    电话那头的黄少笑了起来:“该不会是你那四个女孩儿,在看恐怖片被吓到了吧?”

    “你不也一样。”周弋阳嗤笑一声,刚刚是谁给他打电话,问他怎么上架个如此吓人的电影。

    “嗨,我那不是恭维我们周总慧眼识珠么!这个导演杨平水平是真不错。而且多亏了你,这部片子我看好多人都以为是实景拍摄,不知道其实是在我的影视城拍的!”

    “所以你就照我说的做,先注册个小号在逼乎发个提问,问《阴阳记事》是在哪里拍摄的啊,想去探险。然后再用官方号回答,是我们影视城。最后再买个热搜,名气就上来了。”

    黄少听得眼睛都直了,刚才看了电影之后的恐惧感,此时此刻也都烟消云散了。

    周弋阳,太会营销了。

    “说真的,你这电影超出预期啊,我朋友圈里不少人在看,我真以为你这次要扑街了。”

    黄少也算是电影圈的人了,说实话,恐怖片其实是投资回报率最高也是最稳的一个片种。

    这和大众的印象其实是不符合的。

    虽然说绝大部分(几乎所有)的恐怖片都没办法在院线上映,可它们能网播。而且这个品类有一群固定观影人群,这群人还不怎么挑质量。

    以至于很多粗制滥造的恐怖片,在网站上的点击率都还不错。

    当然了,最重要的一点,还是恐怖片投资少,一百万以内就能拍一部出来,所以稳赚不赔。

    不过投资少,赚得也少,所以大公司很少会去投资恐怖片。

    拍一部恐怖片,赚个几十万。拍部大制作,赚个几亿,资本肯定选后者。

    然而周弋阳这部不一样,投资不低,上千万。

    请的明星还都是一二线,就算苏音跟唐玥是自家人,片酬还是要给的。

    所以业内对这部合拍片并不看好。

    然而就刚刚黄少看了眼Moonlight,显示这部电影的在线观看人数已经破十万了。

    这还是在晚上呢!

    弹幕数量也轻松破万,还有飞速增长的趋势。

    若不是周弋阳刻意压热搜,恐怕现在热搜都有好几个进前十了。

    挂断电话,周弋阳在微信群里发了个消息:“有人没睡么,拼个奶茶?”

    苏音立刻回了消息,顺便抚摸着胸前的唐玥的头发:“我我我!不过这个点还有外卖?”

    唐玥突然大叫一声:“别点了,要是来送外卖的不是人怎么办?”

    汪星蕊和林萱儿正看得津津有味? 不得不叹了口气:“糖糖? 我觉得咱们就不要强迫自己了,你先去睡吧!”

    “这不是你们说多看恐怖片能练胆么!而且? 我今晚估计都睡不着了!”

    林萱儿想了想? 练胆是她提出来的,她要负责:“今晚我陪你睡? 你睡不着我就给你讲故事。”

    群里面关霏也发了个消息:“都没睡啊,我一个人在被窝里看电影呢? 我都看到第三段了!”

    “别剧透!”汪星蕊直接发了语音:“我们刚开始看呢!”

    关霏遗憾地退出了微信? 不过她看完之后,还是觉得杨平拍的第一部最好。

    虽然不是最吓人的,可最艺术。

    “现在拍到哪儿了?”唐玥依旧把埋在苏音的胸部,看不到镜头就不怕了。可心里还是想知道剧情。

    “他进屋了? 就刚刚那个突然出现的小屋。哎? 我就说吧,恐怖片的男主就是爱作死。”作为演员的苏音是知道全部剧情的,可还是得忍住不剧透,她真难。

    “小屋里肯定有鬼!”汪星蕊信誓旦旦地说。

    “我倒觉得说不定什么都没有。”林萱儿选择抬杠。

    屏幕里,男生打着哆嗦推开了小屋的门? 他却像是被一股外力推了一把,跌到了屋内。

    刹那间? 小屋的门自动关上,屋子里突然亮起了光。

    “好家伙!”汪星蕊倒抽了一口凉气。

    光源不是灯? 而是房间里自成一圈的红色蜡烛。

    而圈内困住的,正是那个男生。

    他想起身? 却发现自己的四肢都已经被钉子穿过? 而他身下? 竟然是一个八卦阵。

    诡异中,却透着一丝东方的神秘。

    这时候房间开始旋转起来,原本空白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像是甲骨文一般的符文。

    林萱儿看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种本土的仪式感,显然比欧美恐怖片里的宗教阵法,更有代入感。

    而背景音乐则是呜呜呜的风铃声,如泣如诉,很是应景。

    看弹幕,也都是在夸导演的。

    而接下来的剧情却让看到一半穿了身衣服的杜凡大呼绝了。

    他猜错了。

    “一个心愿。”

    屋子里有一个声音说道,这个声音听不出男女,寡淡且不带感情。

    “我,我想变得有钱。”

    苏音瞅了眼弹幕,微微摇头。

    没想到弹幕上竟然还真的有很多人把自己的心愿打在了屏幕上。

    男生第二天就辞职了,他今早起来接到了一个电话,说是他家拆迁了,拿到了上千万。

    临走时,女生来送他了。穿着一身白色的纱衣,笑得格外灿烂。

    她只远远地挥了挥手,说了一声谢谢。

    一周后,男生在餐厅里吃饭却被邻桌的一群人活生生打死了。

    没有人知道隔壁的人为什么会动手。

    所幸,男生的家里得到了一笔丰厚的赔款,更有钱了。

    镜头回到别墅里,别墅的男主人正在用电脑看新闻。看到了男生死去的新闻,他似乎毫不意外。

    他把新闻打印出来,贴在了一面墙上。

    墙上还有另外两份新闻:

    [十二年前,本市妇科医院一名女性坠楼身亡……她刚生下双胞胎一周……请大家关注产后抑郁……]

    [本市富商命运多舛!小女儿身患绝症奇迹痊愈,大女儿却因车祸惨死街头……]

    看到这里,杜凡吹了口气。没想到他猜错了,活着的竟然是生病的女孩。

    最后一个镜头,则是一个女人躺在八卦阵上,虚弱地说了句:“我想要孩子”。

    屏幕一黑,传来一个声音:“一个心愿”。

    次日。

    周弋阳醒来之后便打开了花瓣网,没想到《阴阳记事》还真的上了站内热搜。

    而评分更是出人意料地达到了7.6分。

    平均里大部分人都在分析杨平拍的《双生》。

    看得周弋阳一愣一愣的,他都想打电话去问问杨平,是不是这么想的。

    比如说有人猜测那个声音是一个神,他每次许愿都是买一送一的,可惜需要收取代价。

    女孩的母亲许愿生孩子,就送了她双胞胎。

    大女儿许愿妹妹病好,结果妹妹不仅病好了,原本虚弱的身子还变得很健康。镜头里曾经出现过她在校运动会上拿的奖状。

    除了评分之外,给周弋阳最直观感受的还是播放量。

    一晚上,播放量便破了百万。要知道Moonlight得播放量可是很严格的,几乎没有水分。

    而且弹幕数量甚至超过了之前影视区的顶梁柱《月光少女》。按照这个趋势,不出一周,它就能成为Moonlight播放最高的电影。

    而关霏也给周弋阳送来了喜讯,因为《阴阳记事》的热播,又多了好几个投标的广告商。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暑期档第一个血洗朋友圈的电影竟然是一步网播的三国合拍的恐怖片!